代表國家參加2019全球創業家大會,WeMo Scooter 執行長吳昕霈:從荷蘭反思台灣新創環境

WeMo Scooter 很榮幸在6月初受美國在台協會邀請,和其他五組國內新創團隊一同飛往荷蘭參與 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Summit 全球創業家大會(簡稱GES)。 這是一年一度國際新創盛宴,為期兩天,聚集130多個國家,超過1,200名包含政府機關與各地創新思考家、創業家及重量級投資者與會,一起體驗並展示創新創業全球商機。

2019 GES由美國和荷蘭政府共同主辦,今年以『Future Now』為主題,讓創業企業家在五大領域包含農業食品、互聯網、能源、健康和水等社會問題上,展現世界各地創新解決方案,以及政府在創新環境中展現的關鍵作用。

現場展示全球創新發展趨勢,例如備受矚目的5G技術與智能、互聯、數據等創新應用,皆從解決能源、糧食、環境生態、醫療、社會等人類問題的角度出發,也希望能透過創新技術及發展,更能幫助到弱勢族群。

值得關注的是,現場更有超過35%來自各領域的女性企業家及政府高官,發表對創新創業的想法,許多女性在政府部門中,親自帶領並訂定重要政策,顯示全球女性創業家的已形成潮流,成為推動新創不可或缺的力量。

WeMo Scooter 以互聯網科技技術,共享經濟概念,讓城市更美好的願景為目標,今年相當榮幸能被大會選上,代表台灣參加這次的國際盛事。也希望能藉由這次的交流,將 WeMo Scooter 解決城市交通問題的方案,在世界級創新舞台上被國際看見。


荷蘭是歐洲數一數二的新創產業大國,我這次就近觀察荷蘭如何推動創新創業,將所聞分享給國內新創圈,希望可以讓更多創業團隊,更了解國際新創的面貌,也作為台灣新創發展的借鏡:

小國大思維,人人具創業精神

荷蘭人口僅1,700萬人,比台灣人還少,以歐洲小國自居,也因為資源少,懂得珍惜且開創資源。荷蘭人從小開始創業做生意,10歲就開始嘗試賣果汁,學習財務獨立,開拓自己的視野。根據統計,2013至2018年,就有超過一萬多名18歲以下的荷蘭青少年,在荷蘭商會登記成為老闆,成為名副其實的『少年頭家』。從教育體制到整個社會文化的氛圍,讓荷蘭人從小就能敏感地觀察社會議題,勇於從開放及創新角度,協助解決生活中的各種問題。台灣這幾年一直不斷地在做各種教育體制上的改革,在改革教育的路上,若能鼓勵年輕學子們勇於探索嘗試,從小問題發想新創意,從師資培育到教育文化落實大膽創新訓練,才有機會培育出具有創新思維的人才。

動員女王親力親為,從上到下推動創新革命

荷蘭創新創業成功也和政府大力推動有關聯,包含荷蘭女王也在政府新創界擔任要角,以皇室高度推動創新創業,實際拉著上下一起推動,荷蘭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與優勢,國家雖小,但全力發展農業技術,技術更包含金融科技/區塊鏈,甚至 IoT、VR 等前沿科技產業,讓荷蘭農業成績非常亮眼,是全世界農業第二大輸出國,展現國家驅動新創力。

其實不僅是荷蘭政府,歐洲各國也全力推動扶植新創事業,例如電動車是全球發展潮流,法國巴黎每年推動無車日,由政府主動發起,直接下令市中心精華地段禁止燃油車進入,也正面帶動法國電動機車與自行車的發展,讓民眾也有意識的去支持並執行。

中小企業又如何,具國際野心才是成功關鍵

荷蘭定調經濟要起飛,除了培育創新創業外,更要靠國內中小企業支撐,由上到下/下到上全力推動,不只將資源投注在大企業上,一視同仁將資源平均分配在所有企業上。中小企業在政府扶持下,有策略性的往外擴展,國家雖小,思維上卻具備宏大的格局,個個具有跨國企業的海外擴張戰略。

這點和台灣很像,國內高達8成都是中小企業,台灣有著世界級的科技人才及一流的軟硬體研發及製造水準,我們應該一起思考,如何從過往成本導向的代工傳統思維,到成為世界主導創新的發展。 有明確的政策去推動台灣中小企業合作,鼓勵跨領域創新創意,而非過往只專注於技術相關人才,共同解決社會問題,跟上世界創新發展的潮流。

期望台灣能像歐美企業與政府相關部門,透過公開討論,交流想法與經驗,傾聽各界的創新經驗,讓真正有幫助的好想法透明化,並有機會得到發展及得到實踐,讓創業環境更具競爭性。長遠來看,不管是對國家政策或對人民的未來發展都是正向的推動力。

讓社會與生活更好的創業初衷

除了大會安排的演講外,我與2019GES在場1200名創業者交流,也得到許多靈感與啟發。發現與國內新創最大的不同,很多在GES認識到的創業初衷,都是提供讓社會與生活更好的解決方案。

例如近年研究觀察膠微粒產品危害海洋生態環境,不少魚體內發現塑膠微粒,有一間公司分享如何利用生物過濾法,讓人類不會吃到塑膠魚,以生物科技杜絕食物鏈的污染。或是我活動認識的一群非洲創業家朋友,套用循環經濟思維,利用國內常被丟棄的副產品發展化妝品/保養品等自有品牌,將原本視為無誤的廢物再利用製造亮點產品,用有限的資源創造新創革命。

所謂的創新創業,不一定是多棒的商業模式或是多高科技的技術利用,在會場上,我看到了一名荷蘭大學生,關注遺傳性糖尿病幼童,進一步改良胰島素注射工具盒外觀,僅僅是這樣的小創意,不但降低歧視眼光,更減少兒童被霸凌的可能性,大大改善疾病孩童的生活。

“種種創業故事都是以最適合國家的方式出發,而不是一開始就以賺錢為目標”

種種創業故事都是以最適合國家的方式出發,而不是一開始就以賺錢為目標,台灣應該要有更多這樣的創業思維,設計與發展更多不同的創業項目。

這些團隊的創業出發點和 WeMo Scooter 創立理念都很相近,我們也是為了解決台灣長期過多閒置機車,所造成的環境污染與空間浪費問題,而創造利用APP操作與無特定站點租還的車聯網共享服務,希望以租代買的方式可以解決交通問題。

WeMo 的高使用率讓在場各國創業者高度認同

WeMo Scooter 的高使用率也讓在場各國創業者高度認同,營運一年多至今不但早已超過百萬趟次,每天租借量也穩定超過萬次,使用率更是世界領先;這是因為 WeMo Scooter 創業的第一天起,所有軟硬體建置就是針對台灣市場量身打造,但也保有未來將走入國際市場而設計的。

台灣為亞洲新創樞紐,最重要的是,除了保有尖端技術外,是否實際應用發展,而不是空有一身武藝卻無發展的項目。我們應該試想,當機會那一天來臨時,台灣都準備好了嗎?

WeMo Scooter CEO

Jeffrey Wu

共享機車 WeMo Scooter 騎一捐一

你曾經在巷口看到老舊的報廢機車嗎?

家裡有一台車,但你很久沒騎了?

台灣是全球私有機車密度最高的國家,

你曾經去計算過實際使用機車的時間嗎?

根據調查顯示,私有機車平均高達9成時間閒置,等於每台車平均使用不到1 小時。

台灣是全球私有機車密度最高的國家,機車文化盛行,人人有機車,台灣成為私有機車密度最高的國家,堪稱機車王國。

但在享受便利交通生活的同時,我們是否該慢下腳步,回頭檢視對環境的影響,我們是否可透過改變行為,一起打破買車迷思呢?

享有便利生活,不一定要傷害我們的土地!

威摩科技對這片土地的熱愛,用科技共享力量,打造便利服務,透過專屬APP讓更多人同時擁有2,000台車,提高運具使用率。

我們用以租代買的自主及智慧的便利租借技術,提供便利舒適的智能交通新體驗,無痛改變台灣交通,釋放更多城市空間,用行動科技解決城市交通問題,打造更美好的交通新選擇。

因為我們熱愛這片土地,威摩科技 2019年啟動年度公益計畫- 『騎一捐一』,邀請全台響應共享綠色運輸,正視買車迷思,消費者每騎乘一次 Wemo Scooter 騎乘,威摩科技即捐贈1元,讓環境資訊協會作為環境資訊公開、信託推廣與棲地保護及環境教育與公眾參與之用。

邀請你,一騎加入愛台灣這塊土地的行列!

 

2019 年騎一捐一計畫公益夥伴-環境資訊協會

「台灣環境資訊協會」成立於網路起飛的千禧年。致力於將環境發生的改變傳遞到民眾眼前,讓更多人重新思考「人」與「自然」之間的關係,進而改變、參與環保行動。另外本會也努力在台推動「環境信託」,期望藉由社會大眾的力量共同保存自然與文化資產。目前為台灣唯一一例環境信託「新竹自然谷」的受託組織。

WeMo Scooter執行長吳昕霈:為什麼我們不賺錢還要做公益?

“2018年對WeMo Scooter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里程碑”

去年,WeMo Scooter 在團隊努力下迎來小小的成績,沒有鋪天蓋地的行銷預算下,突破百萬騎乘次數,會員數達10萬人。

我們秉持謙虛態度與穩健步調,持續優化產品服務,帶給消費者更好的服務。

WeMo Scooter 努力深耕台北市,且不斷檢視自己還可以為這塊土地做些什麼?

2019年第一步,我們懷著感恩的心發起公益回饋活動:

怎麼捐?騎乘一次 WeMo Scooter ,我們就捐 1 元給台灣環境資訊協會,作為環境知識推廣綠色基金。

雖不比大集團動輒百萬的公益捐款,但 WeMo Scooter 耗資研發硬體與車聯網通訊經費上,消費者每筆營收都是支撐我們前進的珍貴資源。

很多人會問我:現在做公益,適合嗎? 等先賺錢再說吧!

身為公司執行長的我背負重任,也備感壓力,卻因此回頭思考我們想要傳遞的價值是什麼?

WeMo Scooter 的創始,背負著改變台灣土地的信念,用車聯網力量,無痛讓機車王國轉型成共享智慧機車城市。我們貼近觀察台灣人的交通習慣,營造最適合台灣人的交通新創服務。

我們的理想是多人使用一台電動機車,達到運具最高使用率,如果真的做到便利服務,還需要買車嗎?

不放棄改變台灣的信念,做對的事情,是WeMo Scooter 的堅持

也因此,就算還未有太大的營收,WeMo Scooter 仍要透過會員的號召力,一起做到改變台北人的交通習慣,更開心獲得國民學姊 – 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黃瀞瑩的支持,為共享運具公益活動推廣盡一份心力。

WeMo Scooter 透過公益活動,召集10萬會員力量,也呼籲更多人參與改變交通運具,發起有意識的改變:

『從即日起到2月底,你每騎乘一次 WeMo Scooter ,我們就捐給1元給台灣環境資訊協會,戶籍非台北市的消費者加入會員我們也加碼免費騎乘金。』

捐一元的力量乍看起來很小,但積少成多力量大,

你願意嘗試改變移動的方式更值得眾人喝采。

2019年如果你想要為這片土地做點什麼,就和我們一『騎』加入改變的行動吧!

WeMo Scooter 創辦人暨執行長 吳昕霈 Jeffrey

 

WeMo Scooter 公益夥伴-台灣環境資訊協會:

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長期推廣環境資訊,讓更多人重新思考「人」與「自然」之間的關係,進而改變到參與行動,更是台灣唯一環境信託的受託組織。

​​更多公益計畫細節,請見WeMo Scooter 官方​活動​專頁:http://bit.ly/irideudonate

大數據會說話!WeMo Scooter 用科技翻轉交通

WeMo Scooter 要做的不只是電動機車租借服務,

而是要在五年內顛覆台北交通,創造台灣更美好的未來藍圖。

—-威摩科技 執行長 Jeffrey

全球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出身的創辦人Jeffrey,想替台灣盡一份心力,捨棄高薪回台創業,WeMo Scooter 不僅僅提供租借服務,我們更想做的是,翻轉我們腳下這塊寶島的交通生態!

為什麼台灣的交通要改變?先來看以下數字:

  • 台灣人口約 2,355 萬人,但機車登記數為 1,367 萬輛,等於平均每平方公里機車數就高達 378 輛台機車,是全世界機車密度最高的國家。
  • 機車一天平均使用時間僅 53.8 分鐘,高達9成時間閒置。
  • 使用中的機車車齡,車齡超過 10 年的機車占比高達 45.9% 。

(資料來源:交通部 2017年機車使用狀況 )

台灣推動綠色運輸、減少燃油車勢在必行,為讓台灣人無痛轉型騎乘環保電動機車, WeMo Scooter 透過六大主題:『 共享 + 電動機車 + APP就是鑰匙 + 無站點式租還 + 大數據 + 24小時服務 』,立志提供便利的『以租代買』服務取代買車行為,釋放更多城市空間。

要達到這樣的服務,就必須借用物聯網的力量,但創業已非難事,沒有跨國企業背景與資金支持下,WeMo Scooter 要挑戰顛覆台灣交通,怎麼做?

還好,我們有一群平均年齡 30 歲的熱愛寶島的熱血青年,不靠國外廠商,那就靠青年的韌性力量與不輸國外團隊技術,從無到有開始研發吧!優秀的硬體與軟體技術人才合作,創下 1 年後就在台北上路的『騎』蹟。

WeMo Scooter 每台電動機車配置「黑盒子」,搭配 GPS 定位系統與4G無線通訊模組,管理監測平台可透過黑盒子,完成遠端授權發動∕熄火車輛與開啟車廂。 更重要的是, 每台車更配備各種感測器,可回傳各項數據。WeMo Scooter 透過蒐集數據,優化服務產品,資料科學家更可透過資料探勘與分析,建立各項模型,應用在未來交通改革上。

想像這些數據,如何運用在交通改革上?以下先說說幾個簡單的可能:

『路面平整偵測系統』:透過感應器電動機車可偵測路面道路坑洞,透過 GPS 定位系統,路段坑洞一把抓,即時記錄道路路平狀況,所蒐集大數據,可作為未來道路路平計畫利器。

『城市淹水統計』:透過感應器電動機車可偵測低窪地區是否有積水現象,累積大數據,可成為另外的城市淹水統計圖。

『空氣品質偵測』:感應器可監測空氣品質數字異常,如偵測到疑似瓦斯外洩系統可立即示警,系統便會立即通報相關單位,立即危機處理。

WeMo Scooter 要做的不只是租借服務,而是徹底改變台灣人的生活,我們顛覆既有的交通想像,共創城市新藍圖,期許為城市繪製更美好的未來!

Jeffrey 的 WeMo 一週年

WeMo Scooter 上線一年了。

小編從八月底就開始催我寫一點感觸,說是說會開始寫,卻直到國慶連假的現在,我還是不知道要如何下筆。

光輝又多假期的十月,對我與 WeMo Scooter 的團隊來說都是非常特別的。

(Jeffrey 的兩個寶貝:Alec 和 WeMo Scooter)

我的小孩是兩年前的十月呱呱落地的,而  WeMo Scooter  也在同一天通過商業司的公司登記正式成立。一下子我有了兩個寶寶,人生瞬間大不同。而團隊拼命地在一年內從零到把產品與服務做到一個自許標準內,讓 WeMo Scooter  2016  年十月正式上線了

WeMo 的第二年發展更是驚人。我們從七八個人窩在一個不到十坪的共享空間,在之後搬到現在的車庫鐵皮屋;從一開始車比人多到現在日夜班加起來 30 多人導致時常有人沒位子可坐。

(服務上線前一晚,夥伴們都非常緊張!回頭看看,現在的辦公室已經不那麼寬敞了哈哈)

在營運上,上線不久後就發現一開始規畫的區域範圍太小導致使用意願低,又面臨車子數量少的兩難,加上得穩住系統以及服務端又讓團隊吵了老半天。最後決定冒險在三月擴區(延伸閱讀:生日系列:擴區,一場沒有休息的長跑);幸好,我們的服務漸入佳境,逐漸被大家看見,也一直有人鼓勵及認可我們團隊的經營理念。在沒有辦法花費大量行銷預算的情形下,註冊人數從每天一隻手就數完,也慢慢成長到現在一天有百人以上註冊。

在這數萬次的租借中,讓我最欣慰的還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的交通意外事故。

(工作中的 Jeffrey)

很少人會知道我們公司真的是非常年輕。在資源少,又必須與時間賽跑的情況下,我們也持續地做出極盡瘋狂的決定──挑戰今年年底上線 1000 WeMo Scooter。在並不是特別多人看好我們的情況下,如此高風險的舉動,我有時候也會陷入懷疑。但可以確定的是,如果我們不持續堅持下去,作為現存亞洲唯一的服務商,台灣就要在這個新興服務的市場缺席了,也不會有人來挑戰改變城市與交通的樣貌。(延伸閱讀:你是否有想像過,五年後的台北是什麼樣貌?

成立 WeMo Scooter 前,滿腔子理想抱負,對於新創卻不甚了解。兩年後,才領悟出些皮毛,更多的是新創企業所具有的能量與應背負的責任。

WeMo 可以走到今天,得感謝許多人。我們能夠在台北市進行試營運,而不是隔離測試,要非常感謝市政府各部會的認同以及協助。謝謝每個 WeMo 使用者,謝謝你們一路的支持。你們的聲音我都有聽到,包含進軍新北市及其他城市。只我們有能力,我們一定會做到

第一年太忙碌了沒有太多感觸,除了感謝還是感謝。期許在未來的道路上,不忘記當初創辦時的熱情,保持初心,才能筆直向前。

WeMo Scooter 執行長 Jeffrey 寫於 2017.10.7

你是否有想像過,五年後的台北是什麼樣貌?

二十年前,我是個還沒出國念大學的高中生,台北市和台北縣(還未升格的新北市)汽機車數量約 390 多萬輛。城市交通選擇除了汽機車和公車外,當時台北捷運第一條路線-木柵線才剛通車不久,家住在南京東路站(現為南京復興站)附近的我,因而幸運地成為受惠者-原本只能以公車代步,當時有了便利的交通新選擇。

周末出門、找朋友聚會,捷運站周圍的商圈成為了我的主要生活圈。
「大眾捷運系統絕對是台北交通的未來啊!」我這樣想。

圖片1 – 圖片來源/unsplash.com

 

去美國念書、工作後,主要在加州洛杉磯、聖荷西(矽谷)生活。
因地大遼闊,到哪裡都遠,需要自己開車。在這樣的情形下,一方面對於交通工具的掌握度更高,另一方面我也開始享受汽車帶來的自由感,開始認為「任何時候想去哪裡就隨時可去,真好!」但加州的公路也是出了名的壅塞,長時間開車也對生理與心理造成極大的負擔,很期待能有更舒適的交通工具可搭乘。那時,總會想起大台北公共運輸系統的好,總想著:回台北一定要搭乘捷運新開通的路線,去探索那些還未拜訪過的城市角落;抑或嘗試當時尚未普及的 YouBike,穿梭在街頭小巷、發掘大台北的美。

時光荏苒,近不惑之年的我終於搬回台灣,發現大台北地區的汽機車數量已多達 495 萬輛,二十年間增加近 ⅓ 的數量,這也讓台灣在全球機車密度的排行榜上坐穩冠軍,這讓我十分困惑:「大台北人口沒有成長這麼快,捷運運輸量也是年年新高,為何還是多出大量的私有交通載具?」

的確,在這些年間,人們的社交生活變得複雜、活動範圍與頻率逐漸擴大,對城市交通的需求量也隨之增加。就我自己而言,除了大眾運輸的選擇外,我也享受多元代步工具帶來的自由與便利,因此民眾購置自有汽機車以補足大眾運輸供應的缺口與不足,看似是必然的結果。但同時,多出來 ⅓ 的數量的交通工具可真不是開玩笑的;除了塞車維持常態外,這 100 萬台運具所佔的空間可一點都不少!汽機車石油燃料所導致的廢氣及噪音汙染,是你我每天都得面對的課題。


圖片2-圖片來源/Photo credit: li-penny, CC BY 2.0

 

就在這樣的背景下,WeMo誕生了。

交通便利與友善環境不該互相矛盾;移動自由與城市市容更不應是相斥的存在。

人們追求便利、尋覓交通自由,而這樣的生活不需犧牲我們的生活環境、傷害我們美麗的城市。在大眾交通運輸之外,「無站點、隨處租還」電動機車的便捷模式可做為一個連結至台北各處,並帶給民眾便利的交通新選擇,讓大家在不同的情況下彈性地選擇最適合的移動方式,同時減少私人載具的擁有、減少對這座城市的污染。

五年後的台北,應該是什麼樣貌?

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,私有汽機車將會持續增加,汙染與塞車問題也將懸宕無解。

WeMo 要從減少大眾對私有載具的依賴開始。
我們要讓科技與綠能融入生活,帶給人們便利與永續環境並存的城市。為了這個理想,我們已經開始行動,而在這路上不可或缺的你/妳,歡迎與我們一同改變這城市的樣貌!